第一场笔试

之前参加了几场正式的、非正式的面试,今天才是真正的第一次笔试。结果被鄙视了。

考完回来的路上还在自我感觉良好的和同学们谈论考题,还在给郁闷的舍友讲这个该咋办那个该咋搞,结果他接到面试通知了,我被鄙视了!超级郁闷啊!

看来还是我的基础不够扎实,接下来要好好看书了。笔试和做项目毕竟不一样,对于常考的C/C++我都是停留在理论认识和简单应用,如果没有长期的实际操作经验的积累,很容易就会出错的。

好好学习啊!

新时代的傲慢与偏见

新时代的傲慢与偏见
沈非 留法学生

  从3.14西藏风波到4.19海外华人的大规模集会和游行,从网上全球华人和西方媒体剑拔弩张的舆论战,到以抵制家乐福超市和建立anti-CNN 网站为代表的民间运动,无不让人感觉到奥运前中国和西方的争议和紧张。作为生活学习在西方的中国人,笔者有机会接触了在海外生活的各界华人,以及法国一些媒体和知识界人士,整体感受是双方的反应都是源于误解多于恶意,感情多于理性。

  正如中国驻英大使傅莹女士所说的,中国和世界,原来还是隔着这么一堵厚厚的墙。这堵墙从何而来,为何越来越厚,这并非是笔者今日三言两语可以道得清的。墙上写满了问号,而两边又都在焦虑地寻找着答案。在中国改革开放已历经三十年的今天,中西方这次揉合了文化价值冲突和政治符号误读的集体误解从地下浮上地面,并有愈演愈烈之势,实在值得让人反思。

  此次奥运和西藏风波所造成的长远影响,一方面是无论从中国官方到民间,从知识分子到海外学生,都表现出了对西方式价值体系的怀疑,很多人认定了这是西方对中国崛起的百般恐惧和蓄意挑衅,对“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企图”十分失望。纵观整个矛盾加深的过程,背后无不交织着中西方各自的傲慢和偏见。其中, 4月7日巴黎火炬传递和4.19华人大集会就是两大交锋。

  4月7日,奥运火炬在被巴黎被迫人为熄灭了三次,而全球华人的爱国热情却并未降温;除却和藏人从话语到肢体的激烈冲突,中国国内和海外此起彼伏的爱国主义热潮也频频向西方开战。无数义愤填膺的朋友都问笔者一个同样的问题:中国和法国历来交好,为何此次在奥运和西藏问题上,无论从法国官方到媒体,从媒体到民间,要如此恶意相向呢?

  火炬在海外的传递,是牵动每个海外华人神经的重大事件:我们国人满怀着一颗赤诚之心,想借着奥运这扇窗口自豪地让全世界看看:中国崛起了!这是几代人的梦想,这是每个华人发自内心的骄傲—而奥运,正可作为这份骄傲的载体和梦想的平台,向世人展示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所以,火炬成了“圣火”,而圣火是不容许任何人随意亵渎的。

  而我们的圣火,在一些西方尤其是法国捍卫人权的社团和组织中,却被认作是对“人权和自由漠视”的载体。在许多西方人眼里,“捍卫人权,为人权而斗争”这行为本身是充满着正义色彩的。西方民间舆论和知识界不断给本国政府加压,要求以各种方式给中国政府压力。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建立在西方意义普世价值上的批评,伴随着“抵制奥运”的呼声传到中国,不但没有起到任何正面的作用,反而被认为是西方别有用心的颐指气使,使中国人民感情受到了相当的伤害。

  于是,海外华人,尤其是第二代留学生对这种媒体不公和对中国的偏见进行了许多自发的网上和电视媒体的辩论。留学生在和媒体的交战中,学习和实践了怎么积极通过媒体和平表达与和平对抗,怎样和平而理性地面对所有的理解与不理解。4月19日在巴黎共和广场的万人集会,是留法学生从“战斗中法国”网站上发起的自发组织的大型集会。在欧洲全真的民主平台上,中国留学生作为一个整体,对重大问题发言学习和运用符合西方社会规范的方式,理性地去表达自己的声音,起码是一种行动上的进步。

  但是,这种行动上的进步是否在能够在日后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这些参加集会游行的学生是否真正领会了西方“街道政治”和“多元对话”的价值内涵?这样的从“网上”到网下的公民社会实践能否也出现在未来的中国社会平台上?笔者认为,前景未必如此乐观。当西方再次想推广百年来的集体秩序和普世价值的时候,会不会被中国骄傲的一代借经济的腾飞拒之门外?而当我们在为国力的巨增而沾沾自喜的时候,西方想传递的对于人权的尊重和自由捍卫的声音,也会不会被汹涌澎湃的爱国主义浪潮所淹没?

  从现在的冲突来看,奥运不但没有成为西方意义上中国政治演变和社会进步的契机,而是使全体国民,尤其是在和中国崛起同期成长的一代人越来越自信地认为,如今的中国无论在文化价值输出和社会体制改革上,都可以也有必要寻找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第三条道路”-反对西方的傲慢,有着向全盘反对西方的价值观演变之势。而在这傲慢与偏见的循环中,就短期而言,寻求对话的前景堪忧;从长期来看,中国真正融入世界的路漫漫而修远,需要我们整代人冷静耐心,上下求索。